光柵繞射階的能量不如預期

script
fdtd

#1
  1. 在我尝试写的模型里,理论上此种blazed grating的光强应该集中于第一级衍射,为何模拟结果里头的第0级衍射强度会如此的强呢?
    2.另外我也用script来将3D far field projection转成二维的图形来观察衍射角度,但为何script跑出来的结果与monitor的far field projection出来的三维强度图差异如此的大呢?,
    3.使用analysis里的far field projection观察衍射阶数,于grating_transmission的结果何以阶数会有5个?因为在理论中应该只会允许存在3个阶数(-1,0,1)。(目前有興趣的波長只有525nm)

想請問是否我哪理條件設錯了呢?

far field theta script.lsf (508 Bytes)
grating test_ad1.fsp (758.1 KB)


#2

A1:blazed grating是应该设计的,包括周期和角度。
A2:monitor的far field projection是按“周期结构计算”的(打引号是因为Visualizer里面的计算是近似,仅用了有限个周期);而你的脚本只用了一个周期,是错误的;正确的做法是用光栅分析函数。参见farfield系列和grating系列的指令有何不同?
A3:那是因为第二个方向也假定为周期产生的。如果是你这种光栅,应该仅作2D仿真,参见这个例子


#3

我了解了,謝謝孫老師的解答!


#4

孙老师你好:

在验证patent内的结构时,遇到一些问题想请教:

1.参考了此范例,simulation region的宽度(x方向)应该要配合grating的周期设置,但我想扫描不同grating周期对第一阶绕射效率的影响,但扫描grating周期的时候,simulation region并不会跟着扫描一起变动宽度,想请问要如何设置?

2.另外,simulation region的宽度是否一定要配合光栅的周期呢?调整其宽度时,发现模拟结果在region宽度略小于grating周期时,会较接近patent的结果。

Rectanglar grating_2D_try sweep.fsp (330.8 KB)


光栅周期扫描:如何同时改变周期和FDTD仿真区尺寸
#5

此问题与题目不符,我另外开了一个帖子
请参考这个帖子将此帖标记为已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