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结果为什么与文献或实验结果不一致?

我的结果为什么与文献或实验结果不一致?

文献里面用到TM或TE模,是不是在FDTD solutions仿真的时候就必须用到Mode光源来仿真,我试过用mode光源模拟文献中光子晶体波导但是得到的场分布图有点区别
计算透射谱,如何才能和实验相匹配
超表面单元的相位提取
阵列结构的边界条件选择
超表面实现柱状矢量光束
仿真和文献差异很大,找不出原因
相同的几何参数和材料,得不到文献中的结果
精度等级为多少,算出来的结果才是比较可靠的?
超表面实现反射相位调控与文献结果不符
FDTD自带材料库中的材料在Material Explorer设置fit Tolerance,max coefficients 和imaginary weight的数值,这三个设置的设置准则是什么? 相互之间是否牵制?
关于MODE solution中Lorentz Model的一些疑问
微盘的仿真问题,没有仿真出高Q
相位和透射率扫描和原文献不一致
拓扑绝缘体边缘态能带图
初学者常见问题帖子集锦
洛伦兹材料的吸收与文献不符
FDTD仿真SPR波长调制
仿真和文献差异很大,找不出原因
超表面反射阵单元尺寸随相位变化
MZI调制器的3dB带宽
关于使用fdtd计算一维光子晶体(亚波长光栅)的能带问题
MODE Solutions FDE仿真基于SPPs的MIM波导结构的群折射率、群速度、延时、色散等的问题
Fdtd-石墨稀傳輸率問題
如何查看反射结果中的偏振转换比如Ex和Ey两个方向偏振光入射
FDTD中,太阳光平面波光源应该如何来模拟呢?
关于diodle的purcell factor峰值问题
超材料结构计算时提取s11参数实部和虚部
周期性结构散射场仿真
金纳米颗粒消光峰位置偏差
谐振点圆胖改怎么解决?
仿真结果与文章结果不符合
有衬底特殊光源计算散射问题
关于材料定义的含义及半导体材料光吸收性质的问题
GC-HMM仿真问题讨论
关于芯帽结构的仿真,为什么我的共振峰比别人的大很多呢?哪里错了,求指教!
FDTD如何模擬膽固醇液晶(cholesteric liquid crystal)特性
用FDTD验证一个非均匀光栅结构的耦合效率,小了12%
线偏振光入射,金属天线响应问题
FDTD 消光截面计算
FDTD 消光截面计算
光纤镀膜探针使用模式光源计算出来的结果与comsol不同
单个贵金属纳米粒子的吸收光谱仿真问题
关于仿真斜入射表面等离子体散射增强问题
有關coupler仿真問題
FDTD怎么确定模拟spp正确?
三角形金纳米粒子的消光光谱仿真
拓扑绝缘体边缘态能带图
周期结构远场投影脚本问题
模拟的透射谱与论文不符
参照例子Tunable Graphene Metamaterial Absorber,仿真类似新结构,结果总是不正确
关于远场分析组Directivity使用问题
关于光栅的损耗的求解问题
关于光栅损耗求解与文献差别较大的问题
矢量光束入射下的远场散射图
怎么仿真conical grating
怎样模拟这种结构的散射光谱?
超透鏡幾何相位與group delay計算問題
光子晶体结构的透射谱三维仿真问题
随波导宽度变化,模式杂化仿真问题
耦合长度计算与文献不一致怎么办呢?
光子晶体波导的透射谱问题
为什么分别用FDTD和varFDTD计算变迹光栅,得到的结果不一样
III-V光子晶体谐振腔仿真问题
二元闪耀光栅_利用lumerical重现论文中的结构_耦合效率远远低于论文中数据
Subwavelength top view疑問
微腔谐振电场值的问题
二维平板光子晶体垂直入射透射谱问题
银纳米颗粒阵列吸收光谱模拟结果和实验不一致
收敛性测试对仿真结果的影响
Why my simulation result is different from published paper or experiment?
非周期结构的半球谐振腔仿真,光源应该如何选择和放置
紫外波段介质超表面的仿真设置问题
3D光子晶体透射谱仿真问题
关于EME解算器尺寸对仿真结果的影响
关于EME解算器尺寸对仿真结果的影响
为什么仿真文件中的光源不能穿过光栅
如何模擬Two-dimensional grating coupler
我的仿真结果为什么和参考论文里面不一样呢?
研究SPP耦合时,应该选取什么光源?
研究SPP耦合时,应该选取什么光源?
SWG光栅有效折射率求解中仿真时间的问题
平面波光源斜角度入射周期结构的表面等离子体器件
使用FDE亚波长光栅有效折射率仿真
光子晶体电光调制器的仿真问题
FP腔的波导多纵模无法实现
提取超材料的S参数并计算阻抗
提取超材料的S参数并计算阻抗
如何在mode source中设置需要的波峰
和文献中得到的远场数据差别很大
FDTD Solutions仿真文件设置运行常见问题--初学者
金-银空壳结构散射场
关于纳米阵列结构在斜入射情况下的仿真问题
铌酸锂波导中二次谐波仿真结果不正确
SPR模擬與實際不一致
非周期仿真结果与文献不符
Fcc结构的反射以及透射
自定义二维材料测得的透射率比实验中测得的透射率低很多,这样仿真正确吗
全介质超材料结构后提取s11相位的问题

英语帖子在这里 Why my simulaitonm result is different from published paper or experiment?

这个也是常见的问题。一般来说,文献上都是用经过多次仿真得到的最好结果,而一般用户刚接触这种课题,需要一定的时间熟悉软件和设置,以得出可以发表的结果。
中文QA网页上,我简单列出了一些需要考虑的地方:
例如,要注意检查
:black_small_square:结构参数是否完全一致?
:black_small_square:Mesh Order 的设置是否正确表示实际结构?
:black_small_square:所用网格精度或override能否分辨器件的细节,或者与其它文献一样?(很多情况下你的网格设置与文献的不同,有些结构对网格要求很高。但是一般情况下不要一开始就用很细的网格)
:black_small_square:仿真区大小是否合适?PML是不是距离结构太近?
:black_small_square:材料模型:是简单的杜德模型、洛伦茨模型?还是测量数据,与材料库中的数据是否完全一样?
:black_small_square:材料的折射率拟合fitting是否正确?曲线是否光滑且没有人为的谐振峰?
1 如何消除材料拟合中出现的可疑尖峰
2 FDTD自带材料库中的材料在Material Explorer设置fit Tolerance,max coefficients 和imaginary weight的数值,这三个设置的设置准则是什么? 相互之间是否牵制?
3 FDTD自带材料库中的材料在Material Explorer设置fit Tolerance,max coefficients 和imaginary weight的数值,这三个设置的设置准则是什么? 相互之间是否牵制?
4 材料拟合 RMS err 对结果评价的影响
材料模型是极其重要的参数
:black_small_square: 所用模式是否与文献完全一样
:black_small_square:光源类型和偏振方向是否正确(TE/TM有两种截然相反的定义)
:black_small_square:光源脉冲长度是否合适?
:black_small_square:光源空间位置是否合适?
:black_small_square:边界条件是否正确且与光源类型匹配?对称性边界正确吗?
:black_small_square:PML类型和层数(总厚度)以及位置是否合适?PML应该位于均匀网格的区域
:black_small_square:Mesh Refinement 一般请使用缺省Conformal variant 0, 参见 仿真范围,网格细分,网格范围以及conformal variant 0和1的选择
:black_small_square:模拟时间是否足以使电磁场脉冲通过器件后衰减到足够小?autoshutoff min是否足够小?这个对一些谐振波长出的反射率或透射率绝对值有直接影响
:black_small_square:光栅类结构(也就是周期性结构) 是否有高级衍射? Transmission直接给出的是总透过率 .实验中所用的光学系统NA是否接收到了高级衍射?
:black_small_square:实验所用的波长点与仿真一致吗?这个问题特别对于宽光谱、结果随波长急速变化的情况很重要。一般实验所用的波长点数少,导致不能反映实际上随波长快速变化的情况。

一般模拟结果与文献结果大致类似,即表示基本设置几乎没有错误,但要得到完全一致的结果,需要精细调整许多设置, 以及做收敛性试验 。

此外,一些文献并没有给出重复结果所需要的全部数据,包括器件参数和仿真参数,这给复现带来了一些问题。有的时候,文中的中数据并不是仿真时的数据,原因有多种.

有的文献用的是其它算法,所给数据适合其计算,但是并不一定适合我们软件计算。例如,在这篇文献中
Y. Li等, 3D simulation of morphological effect on reflectance of Si3N4 sub-wavelength structures for silicon solar cells
Nanoscale Research Letters 2012, 7:196

第二节中特别说明硅基底的厚度用的是600纳米。按照文献的叙述,用户建立的仿真文件如下所示:

仿真结果与文献大不相同。但是,文献中也给出硅是衬底,因此做如下调整,得到与文献一致的结果:

因此,要重复文献结果,实际需要很多努力。所以我建议,如果能得到基本一致的结果就不用再进一步追求完美一样了,把这时间用在自己的设计可能更有意义,除非我们软件从来没有仿真过类似器件。

为什么说基本一致就可以了?这是因为不同仿真软件之间、不同用户之间、不同实验之间有很多不同的处理,下面给出几篇参考文献,这些都是欧洲一个专门小组每两年的对比测试报告:
1: 专门委员会比较不同软件: Benchmarking of Optimally Used Commercial Software Tools for Challenging Antenna Topologies: The 2012·2013 Run,iEEE Antennas and Propagation Magazine, Vol. 55, No. 3, June 2013

2:有厂家认为没有充分利用他们软件的高精度功能,
State-of-the-Art in Antenna Software Benchmarking: “Are We There Yet ?” IEEE Antennas and Propagation Magazine, Vol. 56, No.4, August 2014

3:有人说最好和实验比较:bridging the simulation-measurment gap ,IEEE Antennas and Propagation Magazine, Vol. 58, No.6, August 2016,pp12~14


红色为测量结果,黑色为仿真结果。

光学仿真的比较


文献题目:Comparison of electromagnetic field solvers for the 3D analysis of plasmonic nano antennas
http://proceedings.spiedigitallibrary.org/proceeding.aspx?articleid=784393
此文献没有给出详细的材料模型。

实验与理论仿真:最新一期June 2017 IEEE PhotonIcs society newsletter 中的Application-Tailored Specialty Optical Fibers中,图4给出了实际测量和仿真的模式比较:


Fig. 4. (top) Schematic of a 15-mode photonic lantern and microscope image of the fabricated device. (bottom) Theoretically expected and experimentally measured modal intensity profiles.
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差别是很明显的,但是这并不否认实验或者仿真的正确性。图7给出了仿真和实际测量的透射率结果:
可以看出谐振波长差别较大,但是谐振效应都是一样的。

最后我还想强调一点,参阅别人文章的时候,最好是带着怀疑的态度,发表的文献结果并不一定就是完全正确,不管它是多么高级多么高影响因子的期刊,这种情况并不是孤立的。从最伟大的科学家到普通的科研人员,都有可能在比较仓促的情况下就发表了,有的时候可能没有时间或者并没有深究其中的问题,或者当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

APL被引用较多的一篇超材料的仿真与实验结果比较 https://aip.scitation.org/doi/full/10.1063/1.5024433?Track=APLDEC2018&utm_source=AIP%20Publishing&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10055425_APL%202018%20Year%20in%20Review&dm_i=1XPS,5ZITD,M80VFD,NGMBS,1

与实验比较也有些问题: 器件尺寸、形状、尖角,测量误差,更重要的是材料。 在纳米情况下以及两个或多个纳米粒子相互作用下, 可能需要量子修正Size-dependent permittivity and intrinsic optical anisotropy of nanometric gold thin films: a density functional theory study](https://www.osapublishing.org/oe/abstract.cfm?uri=oe-21-10-11827)

and there are some other models to deal with the size- and shape- dependent material properties:
http://www.nature.com/ncomms/journal/v3/n5/full/ncomms1806.html

传统的光学玻璃制造时,要保证每一锅的玻璃折射率在指定的公差内,都必须实际测量。

6 Likes